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文学 >

老街情愫

时间:2016-03-17 14:44:58来源:华声晨报·河北旅游周刊 浏览量:

 
    数年前还在单位上班的时候,我因工作需要前往兴安县的山区乡漠川,美其名曰“下乡”。越野车上并不拥挤,但人物却涵盖所谓的“成功人士”——政府官员、企业家。一路上绿树浓荫,偶尔几株高大、拙朴的银杏树旁,农家炊烟袅袅……“哇,波光粼粼,群山倒映,凉风拂面,漂亮??!”当越野车行至白面村时,眼前豁然开朗,无论是五里峡水库的湖光山色,还是周边村庄错落点缀的群山,都是一幅美妙绝伦的水墨风景画,车里啧啧的赞叹不禁而出。
   
    “美什么美呀,这山疙瘩。我就出生在这里,每次回来看到这样的画面都想哭。”正当车上的人陶醉其中之际,一位出生于漠川的“成功人士”低声说话了,车里随即鸦雀无声。

   
    好几年了,我也常?;氐轿业墓氏?mdash;—界首镇。故乡地处冀北要塞,坐落在兴安县和全州县交界线上,是一座有着久远历史的古镇。我爱我的故乡,我爱古镇老街,但一直没闹明白那位漠川“成功人士”说的话,也一直没有想哭的感觉。
   
    金秋时节,与几位文友品尝界首南丰蜜桔的甜蜜,感受过金黄稻穗缀满枝头的喜悦之后,我们再次走进古街。当金秋温暖的阳光撒满古街,无论是倚着门框晒太阳的闲适老人,还是传统风格榨油坊的散漫情景,每一个场景都是一幅温馨柔美的图画。一位同是界首土生土长的美女扑进老街,即刻显得兴奋异常,孩子般蹦跳着沿着熟悉的老街寻找记忆中的油锅粑粑。然而,老街令她失望了,她不得不折向陌生的新街寻觅记忆中的味道。仅数十米之遥,一边是拥挤、嘈杂的界首新市场,一边是老街的空旷、慵懒和沉寂。难道,“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竟成了界首古街的谶语?
   
    其实,我更喜欢一个人在雨天走进界首古镇,走进老街,看着清澈的湘江似一条明净的带子缓缓绕过小镇,才能更真切地感受其深邃、古朴、典雅,感受些许神秘和灵性。
   
    年少时所在的学校就在湘江边上,与古镇老街隔江相望。无论是上课下课,似乎总能听到老街讨价还价的喧哗,听到端午节期间不绝于耳的龙舟锣鼓。人们穿梭其中,或走进传统风格店铺购物、娱乐、闲逛或享受形形色色的小吃美食,怎么都不觉得它老。
  
    长大了,每次回到小镇,我常喜欢独坐河岸或静立于湘江桥头,看落日的余晖在河面闪耀;我依然喜欢走进古街,让灵动的清流轻轻地洗涤我浮燥的心灵。
 
    老人们说,昔日界首古镇有上界首、下界首、五排等近十条大小古街。其中紧靠湘江古渡口修筑的上下界首古街原长1500米,始建于明末崇祯年间,距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在古代分属兴安、全州两县管辖,上界首属于兴安,下界首属于全州。街上的古骑楼大都保存完好,许多传统风格的药店、杂货铺、旅社、裁缝铺、榨油坊、土法酿酒厂等也随处可见,一些店铺前廊柱上还留有“志源祥”、“裕昌隆”等的老字号铺名。界首老街的商铺、大都用青砖、木材和夯土修筑,街上的数百间铺面,家家相连,形成商铺长廊。这些铺面前有许多旧的石墩,青砖砌成的墙上留有记事碑和比较原始的地图;铺面上部的门窗随处可见木质雕花。商铺从二楼起就筑有骑楼,下面由用青砖砌的廊柱支撑,形成2米多宽的长廊。骑楼之间砌有拱门,一个连着一个,往两头延伸,光廊柱就有上千个,置身长廊如同置身时光隧道,时空穿越之感油然而生。骑楼的屋檐边装有接屋顶雨水的排水管系统,雨水通过埋在廊柱中的陶管,直接引到下水道中排入湘江,屋顶的雨水溅不到街上,做买卖的人们下雨天也淋不到雨。这是冀北地区少见的保存得这样完好、规模这样宏大的古骑楼街。

    与老街紧密相连的还有位于古街北头湘江边的三官堂,很久前人们为供奉天官、地官、水官,祈求风调雨顺而修筑,故名“三官堂”。当年红军中央纵队就是从这里架浮桥渡过湘江天险,是当年红三军团司令彭德怀在湘江战役中的指挥所旧址。现在,当地人们为纪念红军,把其改名为“红军堂”。界首老街的历史也因此显得更加厚重悠长。
  
    每逢圩日,来自全州、资源、灌阳和兴安县的村民集聚古镇,几乎全都挤进了这集集市买卖、休闲娱乐于一体的老街。古街过去之所以成为冀北地区商贸的集散地,与古街旁湘江便利的水运有关。界首的古码头水静岸长,是古代湘冀漕运从湘江到灵渠的唯一通道中的中转站。南北往来的商船,到达界首一般天色已晚,不夜航的商船就在界首停泊过夜。老人们说,直到民国初年,这里仍天天停泊着许多装卸货的商船,有北上湖南的大风帆船,也有转运货物经灵渠南下冀林和广州的翘翘船,水运业非常繁荣。熙熙攘攘的人群,不同口音的集聚喧哗,吃穿住行一应俱全的特色产品,什么东西都能在这里买到。现在,我们只能在脑海里再现老街的繁华,想象商家红火的生意。
  
    然而,随着冀黄公路的修通,湘江的漕运功能逐渐减弱,到民国后期逐渐消失,界首古街也渐渐失去了往日的繁华。而真正让古街变得冷清的是界首新市场的建成和古街建筑的逐渐老化。老街的集市功能被新建市场取代,熟悉的乡民鲜有顾及;街上的年轻人都出去了,现在住在古街上的原居民已不到两成。湘江后浪推前浪,古街的繁华随着儿时的记忆渐渐消逝……
  
    2012年8月10日,一个我并不喜欢的炎热天气,但这天的老街却令我有些兴奋。这一天老街彩旗飘飘,一些搬至新市场的小吃、小贩被请进老街,众多应“兴安县2012年米粉节暨葡萄节——界首红色旅游推介活动”而来的人们,也重新走进老街。但是,当我随着人潮再次行走在熟悉的老街,我分明感觉到了这些被临时请进老街的商贩的“勉强”,人潮中参杂着好奇、惋惜、迷惑的眼神,古街的热闹也显得“勉强”而拘谨。面对浸润过霓虹闪烁、灯红酒绿的人们,无论是老街还是红军堂都显得如此软弱无力。
  
    “现在冀北地区很少见到这样保存完好、规模宏大的古骑楼街了。” “我们不想让古街就这么消失了。”这是当地政府发出的声音,?;ず谜馓豕沤质堑钡卣宀蝗荽堑脑鹑?。
  
    如何?;??“以旅游带动古街的发展,让古街重现过去的繁华。”据说,古街的?;ず吐糜喂婊言诒嘀?,当地政府准备通过招商引资对古街进行修整,连同三官堂和灵渠,打造一条新的旅游路线。同时,在?;ず霉沤稚系墓沤ㄖ徒值赖耐?,对传统的手工艺和老字号等非物质文化的?;ひ卜浅V匾?。“我们不能光留下一条古街,还要让这条古街恢复昔日的繁华,各种传统的作坊、店铺都齐聚这里。”
  、
    眼下,我真正地回到了故乡,几乎天天都与古镇老街亲密接触。只是,我既不是衣锦还乡的成功人士,也非光宗耀祖的政府官员,我一无所有地在这出生,又一无所有地回到原地。一路走来,跌跌撞撞,身心已如老街般斑驳残破,我深切地感觉到生存的艰难,一如古镇老街再现昔日繁华的艰难与渴望。
  
    也许,这是又一个新的开始;也许,有一天人们会再次真正陶醉其中,感受到老街的厚重与幽远;也许,我的人生也如老街重现辉煌。我一直这样不停地期待着。
  
    终于,当我一次次在老街与县城之间奔波劳作的间隙,心中竟然常常莫名地生出想哭的冲动。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蒋子鸣)

 
(责编:林睿)
          远华国际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