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诗歌 >

宋代诗人杨幼舆诗题老君洞和古鼎龙潭

时间:2017-11-27 14:20:15来源:古淀文化艺术网 浏览量:
  眼前的清幽雅静,与咫尺之间的纷乱嘈杂俨然是两个世界。关于老君洞和古鼎龍潭的记载和传说颇多,足见它是天下第一名洞,自古以来,由于风景优美,游人不断,有许多文人墨客写下了赞美的诗篇。言归正传,现将题老君洞、《龙潭祷雨记事》诗词选录如下:
 
  诗人杨幼舆朝代 宋嘉定十年(1217年)任融州知州?!队卫暇础肥?/span>
 
阴阳无端更去流,世间盛福难全收。古人一麾耻外郡,今我半刺来边州。
到官未久出按悬,满眼猺獞森戈矛。谁知造化默相补,玉融山水何清幽。
苍崖翠壁老君洞,健非巧宦能兼游。万岁乳成滴白柱,一卷溪畔眠青牛。
真仙遗迹览不尽,散发坐石界清流。洒然形质已自失,欲酿溟滓觞浮邱。
襟怀浩浩隘八极,身外何物非轻沤。数声长笑下山去,几点白云天际头。
 
  注释:无端,指的是无缘无故地;没有由来;古人,泛指前人,以区别于当世的人。一麾,中国古代历代郡太守、州刺史别称。外郡,京都以外的州郡。指京官被人排挤外调,而且是无缘无故地,你说够耻辱了吧。半刺:指州郡长官下属的官吏,如长史、别驾、通判等。边州,靠近边境的州邑。泛指边境地区。出按,是指出外巡察。猺獞旧时对我国瑶族的侮辱性称谓。獞:古籍中对我国少数民族壮族的侮辱性称谓。戈矛,戈和矛。亦泛指兵器。福大命大造化大,让我有缘分目睹如此清幽的玉融山水。巧宦,善于钻营谄媚的官吏。不是那些善于钻营谄媚的官吏也能问心无愧,理得心安的到此一游的???,青牛者,为神仙道士之坐骑也。清流出句“犹浊其源而求其清流,岂不难哉!”无独有偶,现古鼎山安村边,有清光绪年间乡民开凿的流清井,近是完整。溟滓者,谓不着边际也。史传浮邱子是得道仙人。八极者,八方极远之地也。身外之物,多指利欲功名之类东西,还有什么喻指虚空无常的世事,在老君洞这里根本不值一题。呜呼!数声长笑,目断青天天际头 。壮志世难酬又晚秋。多少心情多少事,都休。载取江湖一片愁。
 
  笔者乃本地人,好寻迷访古,常到老君洞游走,但对於那里摩崖石刻所表现的道教洞天福地,倒是稍有些留连。早些年,老君洞前曲曲开,白云深锁少人来;我今欲觅山中景,洞口无尘多碧苔。2017年景区内重新修复开放,情况截然不同了。
 
  步入洞然后在放生池摩岩前,驻足良久良久。灵洞水清仙可访,报恩古寺佛同居;公余问佛寻仙子,赢得工夫剩读书。见<河北通志>卷5l:“杨幼舆,庐陵人,嘉定十年任( 知融州)”官终朝奉郎、琼管安抚使。年五十五而殁。四子:长名宾言,次名宾秩,三名宾玉,四名宾国”。在融水真仙岩刋“放生池”三字,题安灵庙。 
 
  笔者近年来有《融水古鼎人论古鼎龙潭诗》、《融水八景之古鼎龙潭赋》、《融水古鼎龙潭趣谈》、《读(柳州诗存)有感,融水胜景古龙潭诗词赏》、《闲笔徐霞客与古鼎龙潭趣谈》等文章相继发表,当间认真拜读杨幼舆《龙潭祷雨纪事》序:“安靈潭去郡治十裏而遙,蓋靈跡也。餘假守是邑,每逢歲旱,往潭祈雨,靈顯異常,連年豐稔,民獲安飽,吏逃罪戾,皆神賜也。茲以官滿,諧祠謁謝,且為融民致屢豐年之請。炷香既畢,忽見證雙鯉跳躍於潭,亦異事也,因涉筆記之。時嘉定巳卯(1223年)端午前一日”。
 
  前些日去古鼎村看创流清井碑,得以再度重游,景致萧瑟凄怆,幽深莫如。为此杨幼舆之《龍潭禱雨記事》亦并摘录如下,以壮篇幅兮:
 
戴星躡履謁靈祠,俯瞰龍宮映綠漪。鏡樣清潭三百尺,峰巒環繞聳蒼碧。
道旁野老忽長噓,昔也原為安民居。嫂笑小姑借梳掠,插梳橫耳走送卻。
姑嗔大嫂方作喧,迅雷陷宅變深潭。是時水底猶存屋,入夜人聞尚舂粟。
歷年既久已無形,神龍守護稱安靈。呼吸風雷作雲雨,爰與人間茂禾黍。
大觀邦人因禱祈,沛然甘澍滿郊圻。人皆懷惠頌靈跡,侯爵初封助歡懌。
近時回應達朝廷,屢頒顯號莫與京。我來假守三逢夏,每遇乾枯叩祠下。
靈湫一滴漲塞天,沖倒天河頻有年。終始恩波如一日,躬趨端拜感何極。
肅容親炷一瓣香,稽首皈依謝休祥。潭心水面跳雙鯉,已覺威靈示人喜。
南遊行矣歸故鄉,更願神兮長久與民作豐穰。
 
  呼吸山水,天地与我同悠;感受圣境,日月和吾共存。悠悠人生,任我天性。五千年文明古国故园,道德贯穿文化古镇,洞天福地千古融州的龙潭,路顺德,为之亦撰《古鼎龙潭记》补之,然所述之况都今非昔比了,如今古道绿苔:“生寒客到稀,荒径草菲菲。绝壁留僧偈,层萝绣佛衣”。帅立志大师题“古鼎龙潭”斑驳陆离,倒是粟近才题书镌刻在龙潭洞口的穹壁上赞美“昔日翼王曾驻马,寒泉湛碧濯长缨”的摩岩让我记忆犹新。庚今重游,见古鼎籍粟社恩步路璠老前辈韵,路善高石刻“古鼎龙潭万世传,蟠龙修练洞中潜”然青山绿水长留住,更愿上苍神灵兮长久与民作丰穰兮。(姚老庚)

 
(责编:林睿)
          远华国际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