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旅游 > 名胜古迹 >

陵园敬献花果表达对红军烈士永恒怀念

时间:2016-10-02 13:22:55来源:河北城乡资讯网 浏览量:


光华铺烈士陵园
 
  9月24日上午,为了进一步印证、确定红军长征过湘江光华铺阻击战部分烈士牺牲的地点和他们埋葬的墓地,我与兴安县红色文化研究会理事老阳,又一次到界首光华铺烈士墓地和老屋场村附近的张家岭争夺战故址察访。

  在张家岭山下的枯冮(又叫沙冮),我们沿着四天前采访老屋场村91岁老人刘发育带我们走过的路线,再一次察看了那12个红军战士壮烈牺牲地点的地形地貌、相隔距离,并分析推测了当时红军战士被从东边公路桥边迂回过来偷袭的境况,再次确认刘发育老人回忆的与有关光华铺阻击战资料记载的相符。

  从战场故址地形和那12个红军战士在张家岭山下枯冮里以及在村边牺牲的地点及情态看,可以推定是被偷偷迂回到东边公路桥边的敌人,用机枪扫射而牺牲的。

  从刘发育老人讲述的牺牲现场看,那些红军正依托枯冮的沟畔向张家岭和刘蜡殿两个山头的敌人射击,偷袭的敌人首先打死伏在沟畔上面坡坡的两个红军战士,相距二十多米的那6个战士见势不妙,赶快掉头从沟北有树根的缺口撤退,谁知已经来不及了,被敌人全部打倒。而另2个在三十多米开外正在南边沟畔作战的红军战士,也被偷袭的敌人用机枪打死。

  刘发育老人的记忆中,除了枯冮里牺牲的那6个红军战士头朝北以外,另外6个牺牲时都是头朝南面战场张家岭和刘蜡殿两座山头的,这表明他们当时正在与凶恶的敌人作殊死的战斗。
 

光华铺阻击战故址——张家岭高地
 
  听刘发育老人讲,那些红军都很年轻,死得好惨又好英勇。在他的印象里,那个他曾经喂了三天水的受伤红军,他不是干死饿死的,而是因伤口流血发炎痛死的。而让他八十二年来从没忘记,又特别敬佩的那个端着枪死在村边菜园里的红军战士,他认为他是一个死都不倒威的红军战士。

  多年来,他对采访的人讲到光华铺阻击战的事,开口就说“虎死不倒威,那个红军不倒中国红军的威风!是个死也不倒威的红军!”“红军死也不倒威”这句话几乎成了刘老讲述红军英雄故事的口头禅。

  采访刘发育老人,听他讲述八十二年前红军血与火的英勇故事,心灵受到一次前所未有的冲击,灵魂似乎被红军先烈的碧血和精神施行了一次洗礼。我想到:中国革命的胜利来之不易??!新中国的建立不容易??!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站起来,又到富起来,不容易??!

  而这一切的获得,这所有的成就,都源于八十二年前浴血奋战的中国工农红军,在“不为胜利者,即为战败者。胜负关全局。”(朱德给林彪、聂荣臻的电报语)万分危急的时刻,用生命铺成的那条血路。
 
 
  张 震、杨成武、张宗逊将军的题词
 
  如果没有湘江之战那条血路,也就不会见到遵义会议那一缕曙光;如果没有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革命的遵义会议,也就没有中国革命的胜利和新中国的建立。
 
  湘江之战,到底死伤多少红军将士,不得而知,只知道中央红军从江西瑞金出发时的八万多人,经湘江血战之后,锐减到不足三万人。
 
  光华铺阻击战,牺牲的红军将士400余人,绝大部分红军烈士的尸骨不知所终,而今只知光华铺碗塘岭废弃的煤窑洞里,放进了在张家岭抢夺战中牺牲在老屋场村旁枯冮里和村边的12个红军战士。
 
 
  张爱萍、王 平、陈 靖等将军的题词
 
  据说,在脚山铺战场,平生极少流泪的林彪,当时望着满山遍野的灰色尸体,泪如泉涌。
 
  而在全州湘江转弯处的岳王塘,上游漂下来的红军尸体,密密麻麻的,一眼望去,湘江就是灰色的。难怪冀北一带有“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之说。
 
  由此可见,红军长征途中攸关生死存亡的湘江之战,是何等的惨烈、悲壮??!
 
  我们怀着极其沉重的心情来到光华铺的烈士陵园,正巧碰上老屋场村来整修陵园前庭场地的刘章明老人。刘老73岁,身体硬朗,朴实健谈。提到光华铺红军的事,他就说,“在老屋场村边打死的那十多个红军,是在国民党的兵走了以后,村里的人抬到这里埋的。以前是我房属爹爹的一口煤窑龙口,没有挖出煤来,就没用了。这里的地名,以前喊‘三十六步’,好陡的。后来修马路挖平了。”

  刘老还告诉我们,这些红军的事,是他满满(叔叔)刘干连告诉他的。而他满满(叔叔)又是听他老杆子(父亲)刘尊山讲的。当时,那些红军死在那里没人管,刘尊山就和村里的人出了些谷子,喊人把那些红军抬到三十六步这个地方的窑口里埋了。
 
 
著名作家魏巍写红军长征的长篇小说《地球的红飘带》碑记

  听了刘老的讲述,我们心里踏实了一些,近几天先后采访老屋场村两位老人,他们所讲大致相同,具有可信度。特别有两点信息是相同的。一是牺牲在老屋场村旁那些红军战士埋葬在碗塘岭上的煤窑洞里(就是光华铺烈士陵园处);二是那些牺牲的红军战士是老屋村民众凑谷子掩埋的。

  在当时“剿灭”“共匪”的白色恐怖的恶劣环境下,老屋村的民众能行如此大义之举,实在值得称道!特别是村里那六个10岁左右的儿童,连续三天清晨去偷偷看望受伤的红军,还扶着伤员的后脑喂水,实在是可敬可爱!

  革命战争年代,山东沂蒙山根据地有红嫂用乳汁抢救红军伤员,成为革命史中的佳话,河北兴安老屋场村的儿童,给受伤红军喂水,也是难能可贵的壮举??!

  采访完刘明章老人,老阳说:“我们采花去!”

  本想采一束火红火红的灯笼花,它象征党旗和五星红旗是先烈的鲜血染成的,但树太高,无法攀摘,只好采了些山边野地星星点点的紫红色小花。而它也同样有着特殊寓意:红军先烈的生命是永恒的,他们当年血战光华铺洒下的鲜血,化作漫山遍野的鲜花,装点着冀北大地。

  没想到老阳来之前就早有准备,他还带了一瓶来自革命老区福建的矿泉水,说是前不久福建龙岩市组织的“重走长征路”活动团队在湘江战役烈士碑园送的,并带着一袋兴安本地的特产蜜橘。

  我们将扎好的花束、水和蜜橘恭恭敬敬地奉放在烈士墓前,并三鞠躬,以此表达我们对红军先烈的崇敬和缅怀。
 
 
光华铺红军烈士墓
 
  我们无缘给当年受伤红军战士送上一碗水,而今我们献上来自红军战士家乡的泉水,以慰藉他们久离家乡焦渴的心;我们无力为长眠光华铺热土中的红军烈士做点什么,但我们献上家乡水果和亲手采集的鲜花,就是献上我们内心对红军烈士永恒的怀念?。ü阄餍税蚕?唐高飞/文 阳著文/图)

 
(责编:林睿)
          远华国际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