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风俗 >

三江县侗乡鸟俗闲情

时间:2017-03-07 13:44:45来源:河北改革网 浏览量:
  站在白云缭绕的“三省坡”,极目向四周一望,只见湘冀黔边境地带的侗乡,水复山重,林海茫茫,野果飘香,鸟趣盎然。侗家山寨如同星罗棋布的小岛,散布在滔滔绿海之中。身居绿色宝库的侗乡人民世世代代对百鸟有着深厚的感情,他们把鸟视为生活的伴侣,形成养鸟成风,爱鸟如宝的习俗。
 
  侗家爱鸟,由来已久。据说,古时候侗族部落的侗家一直把鸟看作是吉祥、幸福的化身。作为侗族的原始民间法律--“侗款”中严格规定,禁止砍伐村寨的风水林,不准掏树上的鸟窝,违者要受到谴责惩罚。由此至今侗族还继承这个传统美德。聪明的侗族人为给鸟提供创造条件,房前屋后都栽上了风景树,让鸟来做窝,难怪侗乡许多人家有鸟枪,但都不在寨内打鸟。哪怕是被认为最不吉祥的猫头鹰,也不轻易伤害,即使是偷食谷米,整天吵吵嚷嚷的麻雀,他们也认为能使村寨热闹,因而听任它们在林间鸣噪。至于对那些给农业生产带来“信息”的布谷鸟、阳雀让它自然捉虫觅食。对情态逼真,音调多变,韵味隽永,能唱爱跳善斗的画眉鸟,则更是爱如珍宝。清晨,雄鸡领唱,百鸟和鸣此伏彼起,真是好听动人,形成一曲奇特的侗乡山寨田园交响乐,把山里人从沉睡中唤醒。出工路上,侗家男子尽管肩挑重担,翻山爬坡,但手中却提着鸟笼;偶遇刮风下雨,过河跨涧,宁可自己挨淋受苦,那心爱的鸟笼总是“平安无恙”。哪怕下田干活再累,那些男子汉们也要钻到树林、草丛或地畔为鸟寻找美餐--捉捉小虫,把鸟喂饱了,将鸟笼高高挂在树梢上,小伙子吹起木叶,嘹着口哨或哼着侗乡小调,逗鸟欢叫实在是一种绝妙的享受。
 
  “近山识鸟音”。傍水依山的侗家栖居山林,开窗闻鸟鸣,出门见飞鸟,这里的人熟悉各种鸟的声音,他们能够在口技、侗笛、琵琶、牛腿琴、芦笙、唢呐中逼真的模仿出来,使你真假难辨。甚至连罗汉(小伙子)和姑娘约会,也常用鸟鸣作为联系的信号呐。在三江侗乡,养鸟成风,爱鸟如宝,遛鸟成趣。如果你有一个精巧别致黄铜钩子的金漆鸟笼,不知有多少人会向你投以羡慕的眼光。这种鸟笼是用上等细竹编成,笼子外面围上漂亮的金丝绒,蒙上精心挑绣的侗锦帕。细心人会看得出来,这是侗家姑娘送给情人的定情锦帕,有的上面还绣着情人的名字呢。侗家那些爱鸟入迷的人,平时宁可自己省吃俭用,对自己的鸟却慷慨大方。鸡蛋炒小米、糯禾是鸟的家常便饭,隔一些日子还要搞些田螺肉、蚌壳肉上等饲料给鸟“改善生活”。有的冒险去捕捉毒蛇,取蛇胆浸米喂鸟,据说吃了蛇胆,鸟的眼睛会更加明亮,叫声更加清脆悦耳。要是哪家养了一只既能唱又勇于善斗的“鸟王”,在村寨众人面前的那股神气劲儿就别提啦。有人为得到一只“鸟王”,不惜重金或以上等油茶、糯谷和鲤鱼作为交换。
 
  斗鸟是侗乡人民喜爱的一种娱乐活动,斗鸟场一般设在人口密集的地方举行,每逢佳节或赶场日子,神采奕奕的人们身着盛装,手提红漆光亮的鸟笼,从方圆百十里地云集歌场,选择大树下的一块空旷草地摆开阵势,这时人声鼎沸,鸟鸣、歌声和四周的笑声融成一片。斗鸟的活动一开始,围观的人都紧张、兴奋起来。只见两个笼子口对口,栏门一篾条一抽开,两只雄画眉鸟双眼圆瞪,你攻我守地便斗开了,围观者兴高采烈,伸长脖子、踮起脚跟,边看边叫喊助威:“加油斗呀!狠狠斗呀!”不到一袋的工夫,场上一阵欢呼,乐趣无穷,这是祝贺一只鸟获胜了,这样一对一对的轮番上阵比试高底,最后决定出“鸟王”。那份恭维神气劲不亚于众星捧月的味道,当主人捧着“鸟王”回到寨里,那趾高气昂的派头真不亚于凯旋归来的英雄豪杰。更有趣的是,还听说以鸟为媒结“亲家”的事哩??妓绞嵌允?,互相斗鸟、谈鸟、看鸟、相鸟,因为志趣相投、交往日深,情投意合,最后竟结为“儿女亲家”。
 
  侗家爱鸟、养鸟的习俗,久已渗透到生活的各个方面。每当修建雄伟的鼓楼、壮丽的风雨桥、别致的凉亭和幽雅的吊脚楼,往往要请最好的匠人来画鸟雕凤,极富诗情画意,供来往行人尽情观赏。特别反映比较明显的侗家女服装都绣有鸟。银器、壁画,甚至神龛上都饰有鸟的形象;结婚办喜事,姑娘喜欢用红纸剪对鸳鸯或喜鹊贴在窗子上;送葬要扎只仙鹤安放在棺木上;在演唱有名的侗族大歌和跳芦笙舞时,都少不了模仿鸟的叫声,形象地表演鸟动作,活灵活现,形态逼真,楚楚动人,舞姿生动有趣。鸟带给人类生活许多欢乐,它是生态平衡中的有功之臣。那些寓意深刻,饶有情趣的口头故事和口头传说里,颂扬着说不完的美好的化身--鸟的故事。大自然充满美的音符,护鸟、爱鸟是人类文明的行动。(姚老庚)
 
 
(责编:林睿)
 
          远华国际 
二维码